滚动新闻:
首页 >> 保险理赔

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院院长卞建林点评

来源: 时间:2019-01-22 18:03:39

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院院长卞建林点评第一单元

卞建林(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院院长,教授、博导)点评第一单元:

我谈几句感想体会。两高三部的规定出台,亮点很多,进步很大,来之不易,大家知道这个东西原本是司法部出的,我来龙去脉都知道,2012年刑事法修改,最高法院搞解释,解释里加两条,规范意识,进法庭不得带什么,出了庭以后不得发表感想。张军副院长主持,我们学者一致反对,后来最高法院也调整了,因为法院在刑诉法解释里就写了,这实际上是客观存在的,有的地方群众看不下去,尽管是诟病但也真的不是诟病,法官想到开庭就头疼,时间紧任务重,这个事没解决,怎么办?法院检察院高姿态,司法部以规范为主。我们刑诉法研究会副会长以上的参加讨论至少三次以上,在中国法学会讨论,延缓意见的出台,这个意见2012年出台可能是规范居多,保障居少,现在真不一样,开全国律师工作会前面,司法部讨论想把这个东西改出来,大家都说律师怎么发挥作用,但那个东西是管强压的,后来全国律师工作会议上讨论。

尽管还存在不足,还存在一些有待改善的地方,需要强化需要落实,针对性很强,吸收了学者的意见。最后颁布的版本跟当初司法部起草的版本天壤之别,现在以保障为主。大家要珍惜,要全面地看,纸面上的变成行动有个过程,已经看到效果了。

第二,我们在今天的场合、语境来探讨不是发牢骚,有个大前提,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难是表象,侵犯你的权利,关键是你这个辩护到底有多大作用,中国互相配合的监督运行机制加上程序设计两个交付作用就呈现出以政法为中心的特征。有个教授到我们学校提到,法庭开不下去只好改,从客观上分析,纳入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的语境下来探讨。不要老说困难,老三难新三难,现在有大前提。

第三,讲一下程序,我们是搞程序的,现在迎来程序的大好发展时期,程序扬眉吐气,2013年六刑会,大法官都说现在重程序,第六次刑事审判会议五个搞程序的,两个搞实体的。现在也是由实体辩护转到程序辩护,我的体会,实体辩护除了约定好的,法律不断修改。程序的不断进步,保障公检权,假如我们不进步,怎么跟法官死磕,正因为司法不断进步才给了我们空间。如果程序滥用。主要原因当然是历史辩护,实际上不是他本身没有有效辩护,而是他辩护无效。日本通过安保法案,法律只讲民主,少数服从多数,但是人家人多,按照正当程序你斗不过人家。我每年都搞教育,现在在北京和江苏搞实证研究,搞了证据展示不让你发表意见,为什么,看不见。我本来已经没用了,但是我拿了家属的钱,就是要在法庭上见,这是权利行使的表现。诉和辩审进行对抗,公诉人出庭没有当庭监督的职责,由检察院整体监督,现在搞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