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医疗纠纷

财政部称将研究开征社保税或可调节收入分配

来源: 时间:2018-08-15 14:25:33

财政部称将研究开征社保税 或可调节收入分配

一个酝酿中的新税种,或将成为收入分配改革的重头戏。

4月1日,财政部部长谢旭人在《求是》杂志发表文章中透露,将研究开征社会保障税,完善社会保障筹资形式与提高统筹级次。

谢旭人同时表示,今年将推进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改革。通过逐步提高我国直接税的比重,更好地发挥税收调节收入分配的作用。积极运用税收手段缩小收入分配差距。

据本报了解,这是官方首次提出社会保障税这一新税种。迄今,我国社保基金都是以“费”的方式,由国家、企业和个人共同缴纳。

目前,中国的养老、医疗和失业等社会保障,主要是以缴纳社会保险费的形式进入社保基金,主要在省一级统筹。由于各地经济发展水平不一,社保资金的筹集和发放标准也各有不同,也难以实现跨区域统筹。

而如果社保资金筹集由“费”变“税”,则意味着社会保障资金筹集来源扩大,资金支出要同步纳入财政支出范畴,并将打破各省的“各自为政”形成全国统筹。

目前,在发达国家和大部分发展中国家,普遍设有社会保障税这一税种,以征收社会保障税的方式筹集社保资金,并在全国范围内统筹。

具体到社会保障税的征收对象和征收方式,财政部官员告知本报“还在研究中”;不过其表示,现有的社保基金运作在新税种开征后暂不受影响。

“今年我们还将试编社保基金预算。”上述财政部官员透露,无论是交费还是交税,都必须定向地用于社保基金支出,不受部门政策的干扰。

由于历史和制度因素,目前国家社保基金存在巨大的历史欠账。今年全国“两会”上,有全国政协委员建言开征社会保障税,以代替目前的社保,夯实社保基础。

调节收入分配

国民经济二次分配的秘密尽在税收之中。

谢旭人在其《坚定不移深化财税体制改革》一文中着重提出,将“加快完善税收制度,规范政府参与国民收入分配的秩序”。其中,个税综合制改革和开征社会保障税,是最直接的调节收入分配的方式。

“国家首次提出开征社会保障税,即剑指目前存在的收入分配巨大差距。”天津财经大学教授李炜光对本报表示,我国还没有关于社会保障的基本法律,而目前的社保费用征收模式难以覆盖全民,不利于解决收入分配差距。

“相比,经过法律程序的税收更具有稳定性,开征社会保障税能可靠地保证全社会保障事业的资金需求。”李炜光说。

国际上,社会保障基金征收体制大致分为税务征收、社保部门征收和独立机构征收三种模式。最初社保基金都由社保部门以费收方式征收,但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开始,部分发达国家为调节收入分配、降低征收成本,开始转向税务征收模式。

美国于1930年代率先实行“费改税”。而从演变趋势看,更多的国家正陆续完成这一转变。

今年“两会”上,来自重庆的全国政协委员刘江龙即建议,将目前的社保费改为社会保障税,尽快纳入全国人大立法议程。“税收的强制性和规范性,将克服资金筹集过程中的种种阻力,杜绝拖欠、不缴和少缴以及随意减免的现象。”刘江龙说。

“养老保险的隐性债务规模超乎想象。”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的一位研究人士告诉,由于计算模型和测算变量的设计不同,各方的估计数值从2.5万亿到11万亿元不等。

仅1998年到2004年,中央财政就向养老保险基金补贴1700多亿元,但远远不够补这个“窟窿”。面对现实支付危机,部分地方社保部门挪用个人账户,由此又形成巨额空账。

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数据显示,截至2004年,中国社会养老保险个人账户的空账就已达7400亿元,且每年正以超过1000亿元的规模扩大。这还不包括在医疗、失业、教育等其他社会保障领域的欠账情况。

从某中部省份了解到,其2008年的养老保险欠费累计超过40亿元,省内有5个地区收不抵支。

“坦率地讲,中国政府未来财政的腾挪空间相当窘迫。”中国社科院中国经济评价中心主任刘煜辉对表示,西方国家政府的高负债对应的是高福利,而中国政府的高负债对应的是较低保障水平。

在这种情况下,研究开征社会保障税以应对老龄化时代的社保危机,遂成为官方的当务之措。

征税之问

目前,对于社会保障税讨论的焦点,聚集在征税对象以及是否直接“费改税”上。

财政部的一位研究人士对表示,从西方各国的经验来看,政府、企业和个人应该分担社会保障税的征收数额。

“社会保障税的作用不能仅仅定位于增加社保基金收入,其必须同时注重收入的再分配。”全国政协委员朱建民提出,希望能够首先对高薪垄断性行业进行征税,尤其针对“高福利”阶层。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社会保障研究所一位专家则表示,由于社会保障税具有“累退性”(有效税率随着收入增加而递减),因此建议将新税种的开征与个税改革相结合,在适当时期建立惠及贫困阶层的“负所得税制”。

“这项政策付诸实施的制度前提是我国在相应时期内形成较完善的个人所得税制。”上述专家表示。

至于是否“费改税”,各方意见并不一致。

刘煜辉提醒,在开征新税的时候需考虑到,中国目前有高达35万亿的国有资产,这些资产应该可以直接划拨充填养老金和医保的巨额空账。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29日,国有股东向社保基金转持股份83.31亿股,发行市值649.56亿元。(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