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知识产权

男子遇车祸将要出院却突然死亡疑雾重重

来源: 时间:2018-08-25 19:53:08

男子遇车祸将要出院却突然死亡 疑雾重重

儿子出车祸,他在病房守了32天;第33天,他回趟老家,儿子病情却突然恶化……   赵晓龙的父亲拿着赵晓龙的退伍军官证,一脸无奈。  “就快要出院了,怎么说没就没了”  铜梁的赵晓龙死了。  去年10月,赵晓龙因为车祸多处骨折,在长城医院住院治疗。照顾了儿子32天后,赵江打算回趟老家。但就在当天晚上,儿子死了。  “本来再休养一周就可以出院了的……”赵江想不通,儿子怎么说没就没了。昨天上午,对医疗鉴定结果不满的赵江,带着十几名亲戚,砸了医院的广告牌和办公室。  一帮人砸了长城医院  昨天上午10点,市民熊先生在高新区渝州路的长城医院看病时,发现一群人堵住了医院门口,并撕烂了门外的广告牌。随后,这群人冲进大厅,砸碎了大花瓶,并不顾保安的阻挠,冲上四楼的办公室。  重庆晨报赶到现场时,场面已经得到控制。  临近中午时,一名着绿色上装的男子,站在医院门口,向围观市民激动地讲述着事情原委。他叫赵江,因为儿子赵晓龙的死,让他情绪激动。赵江说,他们是早上8点就从铜梁老家赶来的,来的全是家里的兄弟姐妹,甚至还有儿子的奶奶和外公外婆。“他住进来1个多月,还有一周就要出院了,结果却莫名其妙地没了。”  儿子出车祸多处骨折  赵江和张国英都是铜梁县太平镇白云村人,夫妻俩养育了2个儿子。  1986年出生的小儿子赵晓龙,2004年入伍,退伍后在外地打过工。  去年5月,在广州打工的赵晓龙回到铜梁老家。“10月7号出了车祸,骑摩托车撞了大客车。”赵江说,儿子伤势比较重,左大腿和盆骨骨折外,2根手指断裂了。  由于当地医院无法缝合手指,120救护车便直接送到了长城医院。“下午马上动手术,一直到晚上7点过,把手指接好了。”  3周后,赵晓龙的盆骨骨折手术顺利进行,大腿上打了很多固定用的钢钉。此后赵晓龙住院治疗,赵江夫妇一直在病床前照料。  回趟老家儿子就没了  从儿子受伤那天起,赵江夫妇就一刻不离地守在儿子身边。  11月5日,长城医院新装修的大楼启用。住院病人也随同转入300米开外的新大楼。“雇了很多棒棒搬家,他(儿子)也是抬过去的。”赵江说,“恢复得还是很好。”  搬家后几天,都相安无事。9日上午,赵晓龙输完两瓶液,跟往常一样,没有任何异常。中午时分,张国英叫了外卖,“他胃口很好,吃了两碗饭。”  当天下午,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回家的赵江,打算回一趟铜梁,“回去收拾点衣服。”当晚8点,赵江还给儿子打,“问他吃夜饭没得,吃的啥子。”  一个小时后,赵江却突然接到妻子打来的,“说娃儿不行了。我还不相信,她说真的不行了!”妻子带着哭腔的声音,让赵江崩溃了。  张国英事后告诉丈夫,儿子晚上突然觉得浑身不舒服,心里难受,后来还汗流满面,口吐白沫……  鉴定了不是医疗事故  “我找了医院很多次,但院方都不表态。”上周五,赵江从铜梁再次赶来医院,但协商没有结果。  昨天一大早,赵江就跟十名亲戚一起,包车赶到医院。由于双方言语不合,家属们一冲动,就动手砸了东西。  赵江说,自己也是没有办法。经过司法鉴定,儿子的死因是车祸骨折后的并发症,跟医院没有直接关系。但赵江却并不认可,“人在你医院死的,不可能医院一点都没有。”  对此,院方相关负责人介绍说,这起患者死亡事件,经过相关部门的司法鉴定,死因为骨折并发症,不是医疗事故。出于人道主义考虑,院方同意给予家属适当的补偿,但家属一直没有接受。  抛下没满周岁的女儿  赵江说,儿子生前交过一个女朋友,叫杨丽,合川人。去年4月,杨丽在广州生下了一个女儿。车祸发生后,远在广州的杨丽非常担心,“每天都要打来问。”张国英说,儿子死后几天,张国英才鼓起勇气将噩耗告诉杨丽。  赵江说,自己不会同意院方提出的几万元的补偿。“补偿就是说他们点都没得,我要的是赔偿。”  相对于丈夫执著地追求事件的真相,妻子张国英更关心从未谋面的孙女,“只可怜了这个娃娃,周岁都没得,就再也看不到她的爸爸了。”

可申请医疗过错鉴定  依法维护合法的权利  重庆学苑律师事务所夏天律师认为:本起事件中,死者家属的做法,其情可原,但显然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  针对死者家属与医院之间的纠纷,夏天律师认为,当事人应分清医疗事故与医疗过错。医疗事故是指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在医疗活动中,违反医疗卫生管理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诊疗护理规范、常规,过失造成患者人身损害的事故;而医疗过错是指医务人员在医疗活动中由于主观原因,违反法定义务或诊疗护理操作规范的规定,造成患者人身损害后果的行为。  此事件中,死者家属申请做了医疗事故的司法鉴定,鉴定结论显示不构成医疗事故,但并不能就此认定医院在对死者进行的医疗活动中没有过错。建议死者家属重新申请医疗过错鉴定,并根据鉴定结论,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依法维护死者及其家属的合法权利。